我的父亲

发布日期:2017-08-22 信息来源: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  我的父亲是地道的农民,他不善言辞,与人交流时,呵呵一笑是最多的表达方式。父亲已是古稀之年,微微弯曲的背脊显得身材更为瘦弱,花白的头发,不大的眼睛却格外慈祥。父亲虽然没有给我富足的物质条件,但却用朴实言行滋养了我的心灵,与人为善,忠厚诚实是父亲给予我最大的精神财富。


  “吃亏是福,切莫贪图小便宜。”父亲常这样说,更是这样做的。我家在城郊,种植蔬菜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。以前母亲总嗔怪父亲是“老呆子”,五十斤的蔬菜,别人能卖出五十五斤,他却只能称到四十五斤。父亲总是乐呵呵地说:“坑蒙拐骗发不了财,买卖时间长了别人也就了解你的品行。我们家不缺斤少两,菜卖得快呀,省出来的时间不也是金钱么,算算还是我们赚了。”“总是你有道理。”母亲也笑了。从记忆起,哪怕生活过得再紧迫,父亲从来没有占过小便宜。儿时,父亲曾因同情来村里卖货小贩,倾囊买回来一箩筐餐具、茶具,村里人都笑父亲受骗了,他总是笑而不语。父亲自愿吃亏的傻劲的确没能让我们家发财,却让我们姐弟三人秉承了他诚信、善良的本性,懂得如何快乐而真实地生活。


  前几年,父亲见村里的老人喜欢打牌,便置办了张麻将桌。我们都赞同,父亲能自得其乐也是很好。后来,来家的人多了,父亲不顾我们反对又买了两张。我们都怪父亲不会算账,虽然收到一点茶水钱,但那都不够电费、茶水和点心的费用,一年下来不但不能挣钱,还要赔上麻将桌的折旧费和房屋的使用费,直接把房子租出去一年还能挣上三四千。父亲始终不肯,他执拗地说:“人家愿意上家来,是看得起我们,邻居常常聚在一起的乐呵劲是钱能够衡量的吗?”总以为父亲不会算账,其实他心里明镜似的。也正是这样,周围邻居总喜欢到我家来玩,一些家长里短也总喜欢和父母亲唠叨,父亲总是递上一支烟,泡上一杯茶。敦厚的品质虽然让父亲赔了钱,却赢得了村民的尊重,收获了快乐。


  在别人有困难时,父亲总是毫不犹豫给予帮助。2011年中秋节中午,隔壁七十多岁的老妪在码头洗碗时,不慎落水。父亲听见呼救立即冲出屋子,发现离码头10多米远有人在水中挣扎。他衣服与鞋子都没来得及脱,一个猛子扎进河里,将她救上了岸。我听说后捏了一把汗,那个水塘中间水深约五米,河底淤泥也深,父亲都这么大的年纪了,在深水中救人多危险呀,想想都后怕。父亲却很坦然,关键时刻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安危,邻居得救才是他最大的宽慰。父亲的救人事迹在社会上引起了一定的反响,见义勇为基金会也送来了奖状与奖金。面对这些,父亲却反而不安,认为自己这样做是应该的,看到别人有危险,任何人都会伸出援助之手,自己也没有受伤,不需要如社会和政府此多的关注。


  这就是我的父亲,一位皱纹里都写满故事的父亲。他从来不要求或规划我如何生活,却用自身的言行潜移默化地教会我做人,父亲及“与人为善,忠厚诚实”的家风是我们家最珍贵的财富。在此,愿父亲健康长寿。(常州市金坛区审计局  徐吉华)
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分享到:
0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